2011年6月30日 星期四

什麼是「維持現狀」

 (06-29-2011一三)

友人們在交流平台上暢所欲言,試著把打結的原委說清楚,在說清楚的同時也含容著另一種聲音。在這裡,沒有誰的聲音大過誰,也沒有誰的意見比誰強,有的只是純然的交流交流中,沒有人害怕失去自己,也沒有人害怕失去對方,一個更好的未來,就在諍而無諍中誕生出來。

懂得如何處理人和人之間的問題,就會知道如何處理台灣與中國的問題。 相信嗎?

民調顯示,主張廣義維持現狀(包含維持現狀再視情況決定獨立或統一、維持現狀後走向獨立、維持現狀後走向統一,以及永遠維持現狀)的民眾占絕大多數,比率高達88%。

當我們在曖昧地表達希望「維持現狀」時,心裡面很大成份是苟且偷安,以為不面對就是最好的面對,是放棄了面對問題,是完全臣服於恐懼。

台灣與中國之間的「現狀」是什麼?強權威嚇與恐懼。

2011年6月27日 星期一

與大城溼地一起呼吸

(06-26-2011一心)
蔡教授為我們說著沙丘上白鷺鷥的家
早上的行程,是「彰化環保聯盟」替我們安排的大城溼地之旅,從前晚住宿的普天宮集合出發,由理事長蔡嘉陽老師親自導覽。在遊覽車上,老師咳嗽、帶著點鼻音說:「不好意思,今天有點感冒。」然而,一旦開始講起這片珍貴、豐富而獨特的海岸濕地,老師聲音裡的吃力便一掃而空,取而代之,是強力放送的澎湃情感,一波又一波,感染了整車的人。

第一樁挽回的土地正義

 (06-25-2011一寂)

625,拜訪灣寶──用四年時間捍衛家園、反對縣府強迫徵收優良農地的公民典範
座談會裡,本來是計畫邀請自救會的主要幹部分享抗爭的經過,但是,四年的艱辛路程,要在短短一個半小時的座談會裡做完整說明,真不知從何說起?這是自救會陳幸雄會長、洪箱理事長、農友張木村洪箱的先生)的共同心聲,只能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談話紀實一:
:「那天,接到一封雙掛號的信,說土地要被徵收,整晚都睡不著,在祖先神案桌前抽了一晚的煙,……阿爸艱苦一世人,(土地)到我這一代就沒了。」
:「三年前,接下自救會會長,其實,心裡很驚恐,擔子這麼沈重,真的不知要怎麼做?也不知做得來做不來,也就邊做邊學……」   「聽到消息(土地徵收),我一個月瘦了八公斤。」

為什麼灣寶的農地可以被強制徵收,造成四年來灣寶農民的苦難?

臺「灣」之「寶」土地之旅

(06-25 2011小珠)
小珠說灣寶西瓜好好吃
這樣的出遊是新鮮而且前所未有的,昨晚威任問我,會不會在車上就要開始打坐呀,我說,擔心什麼,既然要一起出去玩就要交出去,不管做什麼你都會被尊重的,不要擔心,我們倒是要擔心風雨太大不能出遊才是!
今早台北還是下大雨,但沒收到任何人的電話,「是否一切照計劃進行」?還是打了電話問一止老師以防萬一,聽到她肯定的聲音,有預感「出台北」雨就會停了。
在法國,一瓶好的葡萄酒必須天、地、人三條件相互配合才能創造出絕美的佳釀。「天」是「天時」,主要指氣候與年份;「地」是「地利」,指的是土壤與品種:不同產區的地質條件並不相同,適合種植的葡萄品種也不一樣。「人」 是「人和」,主要指釀酒人的專業,包括技術、經驗、與努力;一瓶上駟的葡萄酒必須包含天與地的豐富變化,再加上人的風格與內涵。今日到灣寶聽著洪箱理事長、會長、里長至情至性地敘述他們捍衛家園的過程,吃著他們種的菜,看著他們綠油油的土地,不禁想著他們說的天助自助,他們不停感謝著所有幫助灣寶的人,整個「灣寶社區」不就是天、地、人三者搭配合宜所創造出的「佳釀」!

珍貴的國寶溼地

 (06-26-2011一止)
與蔡教授站在大城溼地的三公里處合影
「彰化環保聯盟」蔡嘉陽教授,為我們解說大城、芳苑的海岸全台共約1300公里的海岸線,只有彰化大肚溪到濁水溪口的海岸有最大面積的泥質潮間帶,其他像淡水、金山、野柳一帶海岸,漲退潮線僅100公尺,而此處有6公里,生態系和全台各地完全不同,是少見珍貴的溼地。
在這一大片溼地,國華興奮的跳起螃蟹舞
一天漲潮退潮兩次,一退就是六公里寬的大片溼地。泥質灘地,可吸附眾多有機碎屑,造就高生產力的豐富生態,同時又是自然的消坡堤,當海嘯來臨時,有著六公里的緩衝,無形中保護了這一片土地。溼地有減碳的功能,但政府卻要設二氧化碳高排放、造成毀滅性衝擊的國光石化。
一車車鐵牛, 一車九人的將40人往這一片的溼地中央探險
當我們坐著鐵牛一車車的來到3公里外的溼地,一眼望去一大片廣闊平坦的潮間帶,內心有著無比的震撼與感動,很難想像當漲潮的時候,你現在站的位置是海中央,剛從海裡撈起的生蠔,軟綿綿的躺在手掌心,剛開始有些怕怕,但當以禱告感恩的心放進口中,感到無比的驚喜,是那麼可口,沒有任何烹調,天然的味道,一點點鹹一點點的甜,吞下後一點點的回甘,感受著牠的生命正在身體裡活躍了起來,感受著大海的賜予是這麼的美好~

讓公民意識醒轉過來

 (06-25-2011亭伶)

今天參加聖脈的灣寶大城濕地二日遊,早上造訪聞名已久的灣寶,聽灣寶鄉親講述捍衛土地的過程,中午享用豐盛的南瓜、鵝肉、西瓜等美食,內心有著滿滿的感動。
留在心中最震撼的是:理事長洪箱女士說,要尊重每個人的職業,每個職業的人都有自己的尊嚴不能用一句「這裡是鳥不生蛋的地方,沒有破壞就沒有建設」,就要剝奪別人的土地和職業。做農也有做農人的尊嚴以前我只是個平凡歐巴桑,經過這件事之後,才知道當別人要侵犯自己的財產,一定要拒絕。
最感動的是聽到會長說,我們灣寶的土地經過三次改良,第一次是土地重劃,第二次是為改良水份和肥料易流失的沙地土質,鄉親們去山上挑土,花了很多錢,甚至把山都挖空,但從此土地變得很肥沃,稻子可以長到人的胸口那麼高。第三次是灣寶的田間產業道路拓寬後足足有六米,可以容兩部鐵牛錯身而過,很少有農地的路這麼寬,他的臉上盡是對土地的自傲與自信。
清清楚楚的明白一件事:這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不賣」!

生命不可承受之六輕

(06-26-2011一賢)

灣寶薛王府廟下方的里民活動中心聽簡報時,洪箱理事長、謝里長、陳會長輪流地訴說,分享抗爭的經驗,很認真聆聽時,感受到他們受到當權者無情地壓迫的苦,為了生存迫不得已才起來抗爭,感覺他們很同心協力,雖然,歷經十多次的北上陳情,仍然無效。聽得讓人義憤填膺,一種想哭卻哭不出來的感受。幸虧學界如政大徐世榮教授和學生,以及廖本全老師的義助,還有全體里民的同心協力,最後得到政府單位裡的正義人士暗中透露訊息,才能知已知彼,打贏這場仗。
抗爭成功後,洪箱感恩受到很多國人的義助,他知道還有很多人受到當權者和財團的迫害,所以義不容辭地加入各種抗爭的行列。
午後在洪箱先生的導覽下,赤腳走在田間柏油路,稻田的株蕊正是翠綠昂揚,迎著微風搖曳生姿;西瓜田裡蔓藤錯雜,不同種類的西瓜如美利堅共和國,大家下田走在瓜田的水道去體驗農人的辛苦;也有不少農田正處休耕期,空氣中絲毫聞不到農藥的味道,灣寶這個地方,誠如其名,是塊真正的寶地。

2011年6月26日 星期日

苦難敲醒了活著的意義

 (06-25-2011 一止)
洪箱理事長誠懇呼喚要懂得保護自己
來到灣寶活動中心,聽著洪箱以鏗鏘有力的聲音說著。感受著信念堅定的她,思路好清楚——苦讓我重新反省。
1995年前我是一個很普通的歐巴桑,做田回家看電視睡覺,但有一天收到一張雙掛號說我們的土地要被政府徵收了~天地變色,生命不得不重新看待,原來我的生命就是這一塊土地,沒了這一塊土地我何去何從?」

財產受憲法保障?

 (06-25-2011國華)

今天終於體會了什麼叫做「不公不義的強制徵收」。
那就是有一天,當我們一如往常下班回到家時,看到一封雙掛號信,打開信封,看到裡頭一紙縣政府發的公文,各訴我們某月某日,帶著我們的土地所有權狀,到規定地點辦理土地估價,然後我們就沒房子住了,就得離開生養我們的這片家園,孩子也失去了熟悉的成長環境,有的只是政府依公告地價(通常低於市值甚多)給的補償金。

生活中的疏離

(06-26-2011一脈)
踩在西瓜田裡
今天是環境之旅的第二天,上午遊大城溼地,下午去鹿港小鎮,記憶中是第一次來彰化,導覽的蔡嘉揚博士說:台灣每兩碗飯就有一碗來自嘉南平原,蔬果類產量也是佔台灣總量的一半。這裡是台灣的大米倉,他眼神中流露的是一股自信與自豪,相對的,照映出自己內心的慚愧,我對於每天吃的用的來自何處,竟然渾然不覺,這是否也是生活中的一種冷漠呢!
正如老師說的無論科技如何發展,農業才是根本,因為人類永遠都需要吃健康乾淨的食物,總不可能進化到吃塑膠吧,現在應該是推動以工養農的產業結構與國土規劃,不能再讓工業無限擴張與污染環境,才是永續經營台灣。
很感恩師的教導與中豪等同修的安排,我才有機會接觸到這些以前從來沒思考過的領域,才有福氣接觸到這片豐饒之地,當坐上柴油引擎碰碰車來到一望無際的大城溼地,遠眺綿延六公里長的潮間帶,無數生命徜徉在大海的懷抱中,彷彿也感受到一股強大的生命脈動,這麼美好的環境與生命,只有短視近利的人想要利用它、掠奪它,也只有懂得欣賞與愛惜的人可以守護它,多希望有更多的人心手相連,為我們共同的家---台灣而努力!

走入灣寶的心跳中

(06-27-2011宥娟)


 

兩天的灣寶王功之旅,有滿滿的感動和感觸!
好像很難一言以敝之,可滿滿的感動沒有落筆,便又失去了沉澱學習的機會。
為追求普世價值,貫徹師的普世價值與個人修持,我們決定改南庄的森林想而為灣寶王功生態入鄉之旅。

頭一天
灣寶的西瓜田邊
見到了一雙最美麗的天足
洪箱的赤腳,紮紮實實地踩在台灣這塊所謂的寶島上,

但這塊寶島現在卻已經肝腸寸斷。
她說:因為腳受過傷,穿鞋穿不住,索性一路打赤腳。

而我卻在她的腳掌下,讀到她對這塊土地深情的全然交託與摯愛。
聽見洪箱在台前質樸卻充滿力量和毅力的說明,我看到了真正的台灣精神…

灣寶、大城濕地生態之旅

 (06-26-2011一逸)
張先生(洪箱的先生)帶著我們實際體驗西瓜田
出發時,傾盆大雨,全身被雨淋濕了,搭上捷運抵達民權西路站, 看見同修們都陸續到齊了,車上接到洪箱來電關心遊覽車到哪裡了?原來中南部同修都已經抵達灣寶了。

總共四十多位同修來到灣寶,聽著洪箱會長、里長、洪箱的先生稍微介紹一點抗爭歷史,邀請大家先從看板上的說明瞭解這四年來的歷史,當聽著洪箱的先生說:「我的爸爸住在這裡時,還沒有自己的地,到我這一代,努力打拼的結果,有了兩甲地和一棟房子,當接到土地要被徵收的訊息時,有一天去頂樓祭拜祖先之後,看見外面的景象,想著:我的土地即將消失,我們祖先的神祖牌要放在哪裡?沒有留下什麼給我的後代子孫,想到這裡,我的眼淚流了下來,因為七天七夜睡不著,還特別去榮總檢查,村里有很多人為此事而失眠、憂鬱症…去看醫生的。」聽到此,我的眼裡立刻湧現淚水,看見一心一湛也是含淚聆聽。他在2008年為了大腸癌開過兩次刀,身體稍微恢復之後,對灣寶的事情盡心盡力。

誰捨得讓這片天空變灰

 (06-27-11一恩)
同修們享受著灣寶媽媽做好的菜、湯
中午切著前天在灣寶帶回來的蘿蔔乾與地瓜,滿室濃郁的菜根香,一種親切的古早味,想到了涵容的大地與慈愛的母親,這是灣寶之旅帶回來的愛!
週六清晨的傾盆大雨,深信護法神會全程護佑,無礙《聖脈》同修一向對法的信心。到了灣寶,溫暖熾熱的陽光就像當地農民單純熱情的心,一路辛苦抗爭的洪箱理事長與其先生、會長、里長,還有大學生社團代表…,在他們的臉上,讀到了無比的勇敢與堅毅,在他們的淚水中,看到了堅忍和數年來的委屈。
聽說長期抗爭,很多人身體都搞壞了,洪箱先生還經歷了大腸癌兩次開刀。
中午,洪箱女士他們為大家準備了非常豐盛的菜餚,用的都是當地有機的農產~~,每位聖脈同修都讚不絕口,直呼太享受了。內心深深知道每位同修都好疼惜鄉民們的辛苦,所以,吃每一口飯菜都好珍惜,好感恩!而儀深教授的分享,更是讓人感動,好受用。
灣寶的居民,不只是為生存在抗爭,他們爭的是對數代祖先的情,爭的是對大地深深的愛啊!會長說,他在「農地徵收法案駁回」駁回前,不少人都有憂鬱傾向,他也有一個月睡不著

苗栗灣寶的諍而無諍

(06-25-2011郁菁)

社區發展協會洪箱理事長

銅羅工業區1994年就開發,17年了,到現在都沒存廠商進駐,……行政機關動輒以「重大建設」為由,強行奪取人民土地,而這些遭強取豪奪的土地,往往都是人口外移嚴重、平均年齡較高的農村地區。……去年土地徵收事件頻傳,灣寶抗爭成功,……
颱風天,雨好大,與同修搭遊覽車一同前往苗栗灣寶
「聖脈」果然與其他團體不同,沒有一上車就唱卡拉OK,後來分享、唱歌,同修們清唱比卡拉OK還好聽哦~
 有音樂相伴,很快的就到了灣寶龍雲宮,寬闊的禮堂,通風涼爽,很喜歡鄉村的單純與自在,見到了社區協會洪箱理事長和自救會會長陳幸雄,他們就是中豪口中木訥實在的種田人。 

我的觸動與蛻變

(06-26-2011一丹)
大城溼地的潮間帶有很多文蛤
《聖脈》結緣是大約15年前的事了,早期的我對《聖脈》的一切,一直處於懵懵懂懂的階段,想聽聽不懂,想溶入溶入不了。說白一些,對於這個世間思惟頗重的我而言,《聖脈》實在是太過嚴謹,也感受不到它的入世與溫情。
2001年的夏天(真正加入這個團體的前一年),有機緣參加了一個月的隨師行活動,很幸運地初次與台灣各地的同修們有了長時間的相處,轉變了我對《聖脈》的既定印象。
之前實在聽不懂為何大家動不動就把「苦」這個字掛在嘴邊,好沈重喔!世間不如意的事本就十之八九,何苦還要凸顯其重要呢?!
藉由那一年的隨師行,親身體會了許許多多《聖脈》同修經由學習後,整個人生從黑白變彩色的精彩過程,深深撼動了我僵硬的身心。

與世間苦難一起行動

 (06-26-2011亭伶)
大大小小摸蛤啊
今天的行程來到彰化芳苑鄉,國光石化預定地大城濕地的行程,看了鷺鷥山,也看到六輕,搭乘鐵牛車到濱海濕地採蚵、打漁、耙蛤仔。腳觸著柔軟豐沃的濕地,細水流長的孕育好多生命,有白鷺鷥、蚵仔、寄居蟹、黑鯛、白文蛤,還有提著菜籃到海洋冰箱摸蛤仔的男女老少,一個人不就代表著一個家?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副理事長蔡嘉陽老師說:這塊海濱濕地養活了數以千計的蚵農和漁民。
與其強烈對比的是冷硬荒蕪,罕無人跡如鬼域的六輕工業區,看著一塊工事招牌寫著長庚似乎是醫院預定地,感到一股荒謬,工業污染了空氣土地與食物,人生病了,然後再來蓋醫院,這就是所謂的「商機」嗎?老師說,台西人癌症的比率是平常人的150%,政府怎麼會放任財團如無政府狀態的亂搞,然後又因為無法控制台塑,想再扶持另一個巨獸與之抗衡,老師說這叫做流血輸出。這趟旅行發現,我們的國土政策變成了焦土政策,死傷的是被兩大工業巨獸戰火波及的民眾和國土,宮崎駿動畫天空之城的情節差一點在雲彰上演,台灣怎麼能不悲情? 

2011年6月24日 星期五

與家鄉土地有了連結

(06-24-2011)

今晚收看公視「台南老屋之旅」的節目…哇…認識家鄉的好機會! 
近年,台南興起老屋改造的風潮(比如:五十年前的房子,有些破舊,但重新翻修,還是保留五十年前的那個味道),當然,一些技術,可能也得請年紀已經很大的老師傅才有辦法了,但是這改造的結果,讓全國甚至國外的朋友趨之若騖!我想,一來是因為大家都看膩住膩了「現代化」卻青菜(快速隨便)醜陋又跟自然環境不協調不搭嘎的建築,心靈開始感受到空虛,而台南這個古都,是台灣文化最早的發源地,也是保留古建築和傳統較多的地方,所以,老屋改造的活動,一發起,就許多人跟進了。

2011年6月23日 星期四

知道真相是一種「開」的感覺

(06-23-2011郁曼)
最近師友們都在談歷史,讓我想到自己學生時代最討厭歷史。
照理說歷史是文科,我應該比較少困難的,但課本的歷史實在太無趣了,得背一堆年代、人物和事件,卻又怎麼也搞不懂那些關連,比如老是割地又賠款,卻也不見發憤雪恥的長進,一再的罵這個人那個人漢奸,或這個國家哪個國家出賣……總之就是看不懂!近年總算較明白了,是因為那些文字和內容不合人情,所以入不了心,因而無法對它產生感情。

奧威爾的傳世名著《1984》

(06-23-2011一三)
【明報專訊】內地維權藝術家艾未未取保候審返家後,並未真正獲得自由。昨日他三度與守候在家門前的傳媒短暫對話,但面對提問卻欲言又止,「抱歉,我還在取保候審期,不能接受採訪」,他自稱「不擔心再被收監」,又向外國傳媒透露當局釋放他的條件是要他不得與傳媒或透過如twitter等社群網站對外發聲,期限「至少一年」。
讀這篇報導時,想到的是「失蹤」81天,被公安特務恐嚇與洗腦的艾未未…彷彿,英籍作家奧威爾George Orwell)傳世名著《1984》,其一幕幕令人不寒而慄的畫面,又再次於人類歷史中出現…
198444,世界呈現大洋國、歐亞國、東亞國三國鼎立的局面。這三個國家相互交戰頻繁,並且敵友時常易位。大洋國是個獨裁國家,黨的權威至高無上,運用極權體制、愚民教育、政治神話、無處不在的秘密警察,以及操之在國的資訊系統,壟斷一切傳播視聽,嚴格監控人民的行動、言談、生活與思想。通過電幕,思想警察對黨員日常生活的一舉一動,瞭如指掌,而「老大哥正在看著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是隨處可見的標語。在這世界生長的孩子,從小就受到黨的訓練和指示:「監視父母的行動。一有差池,就馬上檢舉。」不但親情已絕,愛情、友情和人類最基本的同情心,都受當權者有計劃的一一抹煞。人間唯一容許而受鼓勵的愛,是對「老大哥」的愛。

2011年6月22日 星期三

心裏不曾磨滅的希望

 (06-22-2011一三)

人在獄中的陳水扁打算給壹週刊的專欄寫稿一事,引起爭議。台北監獄21日表示:「獄方鼓勵受刑人投稿,但是陳水扁的文稿內容涉及政治爭議,因此未准寄出;其第二篇稿子不談政治,審查後可能放行。」
監牢向來是桎梏人身自由,不是桎梏人心,只有恐怖極權體制下的監獄才會想要禁錮人心。監牢關不住體制下的不安,關人的人好像比被關的人還多恐懼,被關的人好像比關人的人還多希望。1994年上映的美國電影《肖申克的救贖》(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又譯作《刺激1995》,故事在說1947年美國肖申克監獄裏的救贖……「希望」是「自由」的救贖。

「春花夢露」這首歌

 (06-21-2011一如)



半夜醒來,落地門外的天色仍暗,望著天空中濃濃的暗藍色雲朵,再醒來雲朵變淡,少些,再醒來天色變灰,雲朵消失,再醒來天色亮了。
想到台灣的民主在進步中,就好像天色的變化,感恩為台灣民主暗夜而努力,犧牲奉獻的菁英們,…讓我們昨晚才可以安然的在此,聆聽儀深教授,為大家掀開島國的胎記,深入探討二二八事件神秘的面紗。
夜風微微 窗外月當圓
雙人相愛要相見 思君在床邊
未見君 親像野鳥啼 噯唷 引阮心傷悲 害阮等歸瞑
 (台語老歌~春花夢露)

2011年6月21日 星期二

台北監獄的警總行徑

(06-21-2011蘋論)

被法官判決褫奪公權,是不是等於褫奪人權、褫奪言論自由權?如果等於,那豈不表示有關規範罪犯的《監獄行刑法》大於《憲法》?
陳水扁坐牢期間不斷寫作,除了公開刊登在網路平台上,也出版了好幾本書。這件事從未出過問題,直到《壹週刊》宣布要請扁寫固定的專欄為止。
猶如警總死而復生
由於《壹週刊》沒有收到扁的稿子,去問台北監獄;北監祕書蘇坤銘告訴週刊:扁的文章內容會引發政治效應,造成社會分歧,對社會穩定並無幫助,也影響主管機關信譽。為了可以讓扁在獄中安心服刑,因此不予通過第一篇文章;未來扁的文章將逐篇審核。據了解,扁的第一篇就是論「馬宋會不如不會」。
這件事情當中最恐怖的還不是阿扁言論自由的問題,而是獄方審查並禁止稿件的行為和理由,讓我們覺得警總死而復生。據北監官員蘇坤銘的說法,禁止阿扁文章投稿的理由有三:

來不及跟葉菊蘭道謝

 (06-21-2011郁曼)
昨晚榮富說他很容易生起負面想,師說負面想就要多看天空,於是他就時常看,開車出門,只要有機會,他就看,越看心越開,然後就越柔軟,常常看著、看著,眼淚都流下來了(聽著聽著榮富的分享,我眼睙都流下來了)。
接著,榮富分享一個觸境:昨晨他去吃早餐,買了兩份鮮蔬燒餅,一份準備帶回,一份在店裏吃。不久,一位客人進來,也要買幾份鮮蔬燒餅,老闆說沒了,因為剩下的都被訂光了,客人再請求:連一份都沒有嗎?老闆說沒辦法,就是沒了。

228島國胎記

 (06-21-2011一智)
晚上,儀深教授演講228島國胎記。隨著儀深教授的導讀,進入歷史的光影,觀看10多分鐘的影片,把228前後的背景,其後的影響簡單描述說明。儀深教授口頭的解說更清楚了,溫習這段歷史,更體會到提倡民主、重視人權的重要。
觀看一段「悲情城市」電影,片中影射228當時的社會現況,這片子是儀深教授最愛的教學題材,每次看鼻都酸酸的,「林家只剩下聾啞的文清,能撐起整個家族。」這聾啞代表的就是往後40年的白色恐怖(噤聲)。

終於看懂了《悲情城市》

(06-21-2011亭伶)

「《悲情城市》以瑞芳一個家族的故事,寫盡大時代的縮影。林家四個孩子,最後只有因耳聾而不能說的文清活下來,象徵著台灣從此噤聲40
這部大一就看過的片子,在儀深教授的選播與詮釋下,今天終於看懂了,一觸到音樂眼眶就濕了,如空谷迴音的音弦,洗滌著內心的暗流洶湧,在黑暗的禪堂裡,光影的對流間,胸中流動的是台灣的苦難,世間的苦難,終於可以將這苦難放在心上了,承認這就是我的苦難,願意去擁抱,細看,端詳,不再逃離,不再因為恐怖而抗拒。
請原諒今晚沒辦法作太多理性的思考,或暢所欲言的討論,對我來說太快了。此刻就讓我安安靜靜的吸吮著苦澀的乳汁,再苦再鹹我都願意吞下去,因為裡頭有以身相殉所孕育的血與淚。也請允許我輕輕抱著你,像小BABY一樣在懷裡安眠,一切都安靜下來了,只聽到彼此同步的心跳聲。

聆聽「島嶼胎記」

(06-21-2011一逸)
晚上聆聽儀深同修的「島嶼胎記」講座,從檔案、舊報紙、舊相片、公文書、口述歷史各的角度製作而成的228紀錄片,說明著228事件的前因後果,讓大家在短時間內很快懂,台灣人因為對「中國祖國」的錯誤期待,軍紀不佳,造成通貨膨脹和失業..等問題,民不聊生1947年2月27日在一件私煙查緝血案而引爆衝突,觸發228發生台北市民的請願、示威、罷工、罷市。事件後擴大鎮壓屠殺、實施清鄉、逮捕槍決知識菁英和民眾,亦使二二八事件影響台灣至今。藉由「悲情城市」的影片片段,說明著一個家族留下唯一的兒子就是個啞巴,比喻著因為228,台灣被噤聲40年,看了內心好痛!
因為228事件的善後處理不當,導致後來的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當年執行犯錯的人都升遷,沒有一個人被追究責任,從過去看後來,似乎更可以體會江國慶冤案、大埔事件…..社會不公不義的事情層出不窮,國民黨的目的就是讓每個人心中的警總設限,叫大家不要管政治,藉以扭曲我們的人格,因為資訊不足,造成內心的恐懼,很多人小時候有共同的經驗:很多父母都叮嚀著孩子不要管政治,說話要小心,不要隨便說話,因為那個時代,有多少年輕學子和知識份子動不動就被抓,一去不回。

虛假欺騙的的民國百年

 (06-21-2011一脈) 
晚上聆聽儀深教授談228事件始末,雖然是64年前的往事,卻因為師最近的開示(暖身)而感到歷歷在目,看見國民黨濫殺無辜善良的百姓,屠殺的方式之殘忍與數量之多,不僅在近代其他國家之少見 (哪有政黨屠殺自己國家的人民),也少見如此無恥的獨裁者統治這麼長久的時間,看見國共兩黨讓那麼多人活在白色恐懼、擔憂性命不保的生活環境中,內心只有悲憤可以形容!無論是【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虛假欺騙的代名詞,從來沒有做到主權在民,以民為主,這是今天每一個中國人都要感到可恥的。
在民國百年為什麼不面對這個國恥?教育孩子什麼是民主與人權,這正是可以好好檢討的時刻。政府不談,人民也不談,如何讓歷史的傷痛得以撫慰?如何告慰國共戰爭中犧牲的士兵與百姓?如何醒惕後代子孫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這時來看那些只有標題,沒有精神與內涵的百年慶祝活動,真是可笑與諷刺之至呀!-------------------------------------------------------------------------------------------------------------------------------
版主:
「政治案件,不看證據,完全政治考量。」二二八事件被定調為「少數共產黨暴徒,擴大暴動叛亂」,屠殺者被記功嘉獎,整個事件只有被害者,沒有加害者,一直都沒有人為此「負責」。(06-21-2011坤山)

《悲情城市》看幾回

(06-21-2011一三)
228大屠殺的照片很少,因為照片很有可能成為國民黨羅織罪名的證據
今晚,儀深教授引領大家進入228大屠殺的歷史,影片中的部分畫面是以動畫方式表達,而沒能留下珍貴影像紀錄的原因卻讓人感到心疼與憤怒。遠鏡頭或模糊的背景深處,我只知道倒下去的是人,大地上的血淌在一塊了,不知是誰,只知道在那個時代的每一位台灣人都曾經大哭了一場淚也流乾了。
軍隊是7日由上海起運,憲兵8日晚上到達。3月9日清早,陳儀再度宣佈戒嚴,21師9日下午到達,一場有計畫的殺戮於是展開當權的外省人有秩序的屠殺,底層的本省人便原始性的還擊,以眼還眼、以血還血,為的只是有尊嚴地活下去。
悲情城市》(A City of Sadness為了講述這一段歷史,儀深教授不知看了幾回,但每一次都是聲淚俱下。一逸心中的儀深是「惜情」,眼前的儀深教授是深情,是不忍見眾生受苦的慈悲,也是少數勇於批判獨裁者的佛陀子弟。

再現消逝的真實—— 綠島人權園區60年記行

 (06-21-2011莊芳華



2011517,濕答答的梅雨天,幾位作家、影像紀錄者,陪同曾經在綠島遭受政治冤獄的受難者,來到這個曾被喚作「火燒島」的綠島。對於曾經在此受難的前輩,這是他們歷劫之後的記憶追溯,而我只是隨行者,冀望自己這一趟旅行的生命體悟,能更貼近歷史的真實。
承平年代 揣想苦難情境
從台東富岡漁港搭船往綠島,旅途交通的顛簸,容易暈船的我很緊張,只能閉著眼睛小寐,感受太平洋黑潮的洶湧浪頭,不斷搖晃著船隻。這是應綠島觀光需求而發展起來的客船,已經很現代化、很平穩了,我還是覺得頭暈想吐,非常難過。但是,聽見同船的受難前輩,談起六十年前,他們從台灣各地被匯集運往綠島的過程,想像那樣的苦難,如果落在我的身上,我絕對禁不起如此嚴苛考驗的。
1951年,第一批綠島政治犯,抱著冤屈與對未來茫茫未知的恐懼,無法向親愛家人告別,就被驅趕上船,腳鐐手銬串在一起,擠在老舊軍艦的船艙底,從基隆上船,在船艙內捱過漆黑的夜晚,第二天,於517抵達綠島時,每個人都吐到軟癱成一堆了。

2011年6月20日 星期一

每個都更案背後

(06-20-2011一三)


「為什麼大火總發生在政府準備重劃地?」
素哲很沈痛地問了一個問題。每當重大都市更新進行不順利的時候,總是有類似的火警消息傳出,由於每個都更案背後都牽涉龐大利益,也不得不讓人懷疑其中的內情並不單純。
在一個不文明的社會裡,恐懼一直是施暴者最常用、也最厲害的武器。從國家機器動輒濫捕、濫殺以限制人民的言論自由,至黑道以恐嚇、勒索、詐騙等手段,讓利益衝突者自動退縮,而家庭暴力、校園霸凌亦時有所聞。很多人因此而畏縮卻步,不敢伸張正義,不敢討回公道,甚至有不同的意見,也因擔心對方不同意而隱忍著。恐懼,就在人與人之間蔓延開來,我們都噤聲不語了。想起一部降服恐懼的動畫片

承認自己說得不夠好

(06-20-2011韻雅)

閱讀新聞,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吳配」出爐,擺明大方地利用現職的執政黨資源,感覺國民黨真的已經完全失去新創力。再閱讀摩洛哥轉型君主立憲,北非、中東的民主波濤持續推動。如親教師說,我們正處於一個很特別的時代,我們吸收了多層次而豐富的資訊,僅需要有明確的方向來引導。
下午排練,提到總統大選,兩位樂手說從來沒有投過票,一位很直接說「我們家都是藍的」。這就是典型的台灣研習藝術科系的孩子,對政治、社會都無知,藍綠也不過是粗糙的識別。

教科書裡少了什麼?

 (06-20-2011一寂)




播放「大埔農地強迫徵收」的影片給學生看,801幾個女生很有正義感,破口大罵,就在學生情緒很激揚的時候,問著「除了生氣,我們還能做什麼?」
一個男生說:「什麼事也不能做。」

「除了生氣、無力感,我們的路在那裡?」學生默不作聲。

「請同學翻翻課本,找找看,裡面有沒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