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0日 星期五

一堂警大消防系教授的課

(09-30-2011一虹)

有一堂警察大學消防系的簡賢文教授的課,雖然一開始想到警察就聯想中共,潛意識裡很有距離,但他一開口我就喜歡上他了!
簡賢文說:(計畫案送審)不會吵架的案子是假的計畫,敢把別人沒有的東西寫入計畫一定會吵架,民主時代不要怕對立,做事一定要有熱情。他曾在會議中指出修建「草山行館」的建築師不入流,正巧那位建築師也在場,他不會尷尬,若不說,對方可能繼續犯下這些錯。
參觀日本的防災訓練,連一般平民老太太也會使用消防噴水器材,不像台灣器材笨重,一定要專業消防員2人以上的操作。他特別強調救災觀念,古蹟防災不是消防局的責任,而是管理員必備的知識(管理員同時也要比復建的建築師更專業),因為通常還未等到消防員,古蹟已毀損差不多了!
又說台灣古蹟的消防設備都漆鮮紅色,與古蹟很不搭調,而古蹟管理員也不會或不想去操作,要等消防局來救災,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偏偏下一堂北投溫泉博物館館長主講的課,實務正是如此,令人義憤填膺)

病因是眼睛感冒了

 (09-30-2011一離)
雅回來電話,電話中聽到她說,從09-05-2011眼疾,右眼都快看不見了到高醫急診,隔天96到昨天929,一共20天一連串的檢查,直到今天看最後一次的檢查報告,醫生才說出病因---是眼睛感冒了急性結膜炎
她說她聽到的瞬間,整個人都聽傻了,還有,從眼疾發作戴眼鏡視力都不到0.3,今天恢復到0.8,醫生居然問她是怎麼恢復的?她說,她聽到的時候,心裡想,你是什麼「兩光醫生」啊!終於可以理解,曾經聽人家說「,只要看錯醫生,真的會活著進去死著出來」,實在有夠離譜!
談到這裡她真的很感恩能認識晉瑋,還好有晉瑋帶去給舅媽治療,才日見好轉,還有定課的陪伴,她說她每天早上六點起床, 漱洗後就到頂樓看天空看河堤旁的綠樹,吸氣看遠呼氣看近,隨著呼吸一遠一近一前一後來回按摩推拿,發現視力可以這麼快的恢復,除了靠藥物外,主要是還有呼吸的按摩,她相信透過呼吸帶來休息與調養,兩者相輔相成,才會有今日的喜樂輕安!

正港台灣的「建國一百」

 (09-30-2011吳樹民)

若真要紀念「建國一百」,從台灣近代史來看,可能只有一人,那就是既為「一百行動聯盟」精神領袖,又是「建國黨」創辦人的李鎮源院士,才是名副其實、貨真價實的「建國一百」。
李院士不但是國際蛇毒的權威,更是台灣民主與國家認同的重要推手。1991年十月,由李院士所領導的「一百行動聯盟」,在其「反閱兵、廢除刑法第一百條惡 法」訴求下,致使立法院在社會壓力下,終在1992年五月三讀通過刑法第一百條修正案,廢除言論、和平內亂罪,奠下台灣言論自由與民主發展的重要里程碑。

2011年9月29日 星期四

台灣會是中國一省嗎

 (09-29-2011 一止)

只與中國一國往來,政治上台灣會成為中國的一省,我們可以來問一個問題,真的願意做中國的屬地?給中國保護稱之為佔領,軍事公安司法全歸中國,這樣的佔領及政治體質將是官僚資本主義的中央集權,我們是不喜歡的。
中國也想要有選舉,但這樣選舉會像是俄羅斯式或新加坡式的選舉,好一點的會像新加坡,但還是操控式的選舉,操弄民主機制,遂行一黨獨大
我們考慮到的是~台灣對中國可以貢獻什麼?
若照現在這樣的趨勢,臺灣能貢獻給中國的很少,因為我們的選舉做得不清明、不公平,政黨政治也做得不好,中國人注定是看不起台灣人的,這不是挑撥,這是注定的,就像李敖瞧不起台灣人一樣~李敖代表廣大的中國人,從不講共黨產不好,只講國民黨不好,民進黨不好~
親中已讓台灣更孤立,也讓台灣對外界更不瞭解,即使網路這麼發達,我們對印度、巴西等國家,都非常陌生~為什麼?因為我們的注意力都在中國~一直看中國就很妨礙認識其他國家,一直親中,自然就會以中國的角度看世界,整個眼界給中國罩住,眼界就打不開來,親中是個鎖國~

「親中」會失去眼界

(09-29-2011一綸)

20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台灣真正走向“發達”的時代。亞洲四小龍之一
師近日開示說,台灣邁向民主化過程需要面對一些根源性問題:民國百年純屬虛構、黨產不公不義待清理、軍官司法官檢警人員的黨性是政爭(行政不中立)的源頭(需要退黨)、退除役將官介入選舉、產業風險未分散。
師幫我看到問題的核心,且越看越深入。當我的問題(危機)意識有迫在眉睫之感時,心裡會有好大一股願力~要將所知台灣面臨的困難以及普世價值的重要性,用整個生命力去分享,找五個人、十個人,有機會就講,就像分享法音的托缽一樣,因為太多人需要醒轉過來了!
「親中才是真正的鎖國」,師談到「親中」會導致我們只用中國的眼光在看世界,不是用美國、日本、歐盟等國家的眼光在看,眼界打不開;經濟上、政治上,我們將完全變成中國的附屬國,把中國奉為宗主國,而中國並沒有放棄武力犯台、一心想要將台灣納為他的一省,陸委會聯絡處長盧長水日前已明說:「中國軍力的擴張及對台軍事威脅至今未減反增,確實讓台灣人民受到威脅」,完全戳穿馬英九任內已促進兩岸和平發展的謊言。親中是自我矮化,是一味退讓的歸附。
不管政治、外交、經濟,都不能親中,都要保持距離,不然台灣會變得邊緣化,會被看不起,中國會說台灣是靠他們吃飯,台灣的經濟快完蛋時是被他們救起來的…。

親中不可能有台灣的驕傲

 (09-29-2011一如)
坂本龍馬1835-1867
走在巷子內,望著金華國中圍牆旁,長的高立的台灣欒樹,樹梢開著一串串澄黃繽紛的花絮,有著秋收的色彩,看著台灣特有品種的欒樹,有著面對貧困環境的韌性。
想到師開示,台灣政治親中現況,如眾星拱月,以中國為中心來看事情,注定失去國際眼光,與日、韓、美、巴西、歐盟疏遠,經濟上完全變成中國的附屬國,一窩蜂往大陸投資設廠,沒有分散風險,…,這種鎖國政策,會為台灣帶來一連串不可逆轉的危機而不自知,…,怎麼會這樣一面倒的短視?沒有高瞻遠矚的遠見!此時靈光乍現,想到社會最大的問題,大部分的人活著沒有夢想,如同豬,…對啊!沒有夢想,沒有嚮往,就無法活出自己的最真最好最嚮往,而找到心,才能找到信心啊!
原來是缺乏對台灣的信心,沒有活出台灣的尊嚴(靈魂)。臺灣在政治上不需要一味地往中國靠攏。沒邦交,完全無礙與各國生意的往來。生意做起來,國民外交必然跟著做起來。不跟各國生意上「交關」,各國無從認識到臺灣。只跟中國「交關」,臺灣注定從外交上孤立,變成全面孤立。
親中不可能有台灣的驕傲,只會讓中共覺得「臺灣沒有中國就活不成」。是妳們臺商有求於我,要利用廉價工資,來我們這兒賺錢,中國人對臺商不會心存感激,因為對他們沒有實質貢獻。台灣可以迴向什麼給中國?如果他們對台灣的印象只是,暴力選舉,亂,沒有好的政黨政治、司法正義、行政中立…。那只會讓中國人瞧不起台灣人。
臺灣需要靠與各國「交關」的經濟才能生存,並努力推動普世價值與學法的機會,才能呼喚苦難的中國走出貧富懸殊與濫權侵權。

2011年9月27日 星期二

從過去的緊箍咒中走出來

 (09-27-2011一寂)
不是藍綠衝突
快下課了,課程也讓它到一個段落,分享也提醒著「有機會可以去看看賽德克巴萊,老師推薦。」
「老師,你為什麼要推薦這一部電影?」
看著這一批九年級的學生,開學到現在,四週了,還是有點陌生又有點距離的感覺,到今天,總算跟歷史老師有些對話了。
「真的想要知道為什麼嗎?」
台下的學生點點頭。
轉身在黑板上寫著「藍綠」,然後在旁邊打個叉。
「台灣真正的問題,不是藍綠」
然後,在「藍綠」的旁邊再寫上「國家認同」。
「台灣真正的問題在『國家認同』,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會讓自己的孩子在國民教育階段學習兩個國家的歷史,而且,中國史的內容份量,遠比台灣史,還要詳細……

親中才是真正的鎖國

 (09-27-2011一湛)

兩岸共同市場=高失業+低薪資
靜靜聆聽虛空開示,那種深情與通透,那樣的聲聲呼喚,鼓勵我們把感情用上,聚焦,找到最對的點來寫,流動的帶出方向,小溪流慢慢匯聚成大河流,我們能給世間什麼?普世價值、慈悲喜捨、身口意清淨、、、。
一開始發心就要對,用法身來觸來回應,世間需要的是法,不是你我他,是精準,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身口意有沒有多一個少一個,對人是否真情流露,只要有愛到不了的地方,就一定是卡卡不流動,要很謙虛的讓外身來教正,回到法的基準點。
台灣的問題不是藍綠,是國族認同,是政治主張,是每件事的實質內涵,是有沒有把世間苦難放在心上,台灣的問題寫不完,太多的不公不義,導源於假和平的統一幻想,公權力集中腐化,無視於一般民眾的生計,有太多的人對別人的苦難無動於衷,有太多的人還相信執政黨所編造的建國百年、一個中國。我們要如何做到不被統一?需要民眾覺醒,需要一傳十十傳百的教化,需要心平氣和、抽絲剝繭、化繁為簡、提綱挈領,需要深入每個問題的核心,喚醒大家的關注,對真善美生命的嚮往。
台灣要有尊嚴的活著,不要繞著中共轉,只要大家認同台灣祖國的獨立性,有堅實的共識,中共是不敢打一個民主台灣的,執政黨甘做「一個中國」的馬前卒,才是中共「光復」台灣的關鍵性內應。「親中不親美」已逼使臺灣只能受中共「保護」,讓國防失去防衛能力是執政黨對「和平統一」的輸誠效忠。

「中華民國」確保黨軍不分

 (09-27-2011一三)
晚上聚會時,朋友談到總政治作戰局網站中有一篇文章談到「行政中立」,其中一段是這麼寫著…
國軍官兵做為民主時代的公民,「不介入政治」與「嚴守行政中立」早已形成國軍的優良傳統。我國憲法第138條明白揭示:「全國陸海空軍,應超出個人、地域及黨派關係之外,效忠國家,愛護人民。」同時,國防法第六條也規定:「中華民國陸海空軍,應超出個人、地域及黨派關係,依法保持政治中立。」國軍官兵對此應有深切的認知。
然而,部隊真的做到行政中立,真的做到國家化了嗎?
記得軍校一年級時,學校開始吸收國民黨黨員,那時候自己因為紀錄不佳,第一波竟未被吸收,直到隔年才正式入黨。軍校學生必須是國民黨黨員,這在當時是公開的祕密。軍中政戰人員就是所謂的黨書記,他們負責吸收黨員、入黨登記與收受黨費。除此之外,選舉時分配責任區,配票給特定的國民黨候選人,特別是選情告急的地方,回到部隊還必須檢查身份證是否按「規定」投票。這些例行公事,在每一個軍人心中都是理所當然的。
隨著台灣的民主化,部隊不再敢公然地吸收國民黨黨員、收受黨費,也同時強調不能穿著軍服出現在選舉場合,也不允許候選人進入營區。嚴格來說,軍隊的資訊來自政治教育,它從不鼓勵軍人聽政見發表會,特別是黨外的政見。解嚴以後,民進黨成立並開始壯大,電視畫面也開始出現民進黨在立法院衝撞體制的大動作。然而,當時的電視台只有三家,也就是省營的台視、黨營的中視與國防部經營的華視,而華視就是軍中莒光日教學的製播頻道。在反覆的播放與評論中,民進黨已然和「暴力黨」劃上等號。這些事,在每一個軍人的心中,一切仍是理所當然的。

2011年9月26日 星期一

嚮往不被矇蔽的勇氣

(09-26-2011一湛)
1953年出生於中國黑龍江省的美籍華人評論作家曹長青在他的2011-06-04《長青評論》中談到中共靠四條繩子綑綁住人民,讓中國沒有繼中東、北非成為爭取民主的國家,他一一駁斥中共綑綁人民的這四條繩子是靠不住的:
第一 中共用經濟發展綁住人心,宣傳中共讓人民過好日子,事實上中共開放經濟是為了保住政權,用經濟實惠換取人民的沉默。沒有這些綑綁,中國的發展一定會更大,為什麼要感謝綑綁自己的人。
第二 中共掌握強大的宣傳媒體,恐嚇人民沒有中共社會一定大亂,他們把中共和中國畫等號,人民對於亂有很深的恐懼。事實上中共才是亂源,已經亂了六十幾年,他用暴力摧毀了第二黨、第三黨,中共垮還有各級的行政體系,可以等待新政黨新政府的產生,一黨專政好像是告訴人民他們只配當奴隸,中國要強一定要解決這個最大的亂源。
第三 中共消滅一切異己的聲音,他們殺一抓百,完全控制網路和媒體,不讓反對聲音出現,認為中國人膽小怕事,只要恫嚇就沒有聲音。事實上自由一定要靠自己的勇敢去創造,幸福的秘密是自由,而自由的秘密是勇敢,現在已經是一個網路發達通訊無孔不入的時代,事實是關不住的。

農地不休耕

(09-26-2011一逸)

看著「活化六龜休耕」的影片,內心有著深深的觸動!當全世界都在擔心鬧糧荒,台灣卻有很多農田在休耕,甚至廢耕,還有的轉了幾手變成建地蓋起豪宅!目前稻米耕作面積只剩下 25公頃,不到以前的三分之一!加上其他休耕農地,可能達到90萬公頃。原因是,台灣人米吃得越來越少,只有以前的一半;還有,農業根本養不活一家人,年輕人不願意做,所以農村老化。政府現在感受到安全糧食存量的重要,正研究所謂「活化休耕」,也鼓勵復耕,六龜就有一戶人家,都八十幾歲了,還是每天下田,堅持不休耕,他們也嘗試在檳榔樹下種稻,希望能做個實驗,讓很多改種檳榔的農民也跟進,目的在自給自足。
「土地」對一生務農的老人們而言,是要留給子孫的。影片中有個老農一邊除草,不是為了種植,而是為了申請休耕補助;另一邊又把地灑上肥料,把地養得肥沃,希望有一天年輕人會回來。當81歲的邱運林50歲的兒子在6年前返鄉耕種,讓他述說時笑得合不攏嘴!邱運全先生說:「政府應該想些對策,把稻田活化來用,種些比較有競爭的,或者台灣還需要,在國外大量進口的,能不能引導農民有興趣來做這些事情。」

2011年9月24日 星期六

下一代不能再繼續被愚弄了

 (09-24-2011一三)

 剪斷謠言 /圖:vuse meiling

「民進黨那個女的
長輩在房間看完政論節目以後,走出房間,準備對太太轉述方才聽到名嘴對蔡英文的評論。太太很敏感,也很不喜歡媽媽跟她說這些,所以當聽到前面一兩句,就急著說出一長串的評論:
「唉呀!妳又看不懂,幹嘛整天看這些東西。不管是國民黨、民進黨,都一樣爛
後面的這幾句話,其實普遍存在於藍營支持者之中,表面上是自詡「中間」選民的理性,其實是中了國民黨「各打五十大板」的毒計而不自知。以往,聽聽就算了,但因為首次取得投票權的女兒也在場,決意等長輩離開後,不惜藉由討論甚至辯論,將不同的資訊說給女兒聽
「說這些話的人其實心中早有定見,最後還是含恨投、含淚投!妳難道不是這樣想?」
「對!我就是投因為18%,因為我們家是喝國民黨奶水長大的。」太太情急之下,說出了連她自己都難以置信的謬論

政策性買票下的扭曲操作

(09-24-2011一湛)
一個民航機師陳建志po文,說明自己薪資不低,三十幾歲想結婚購屋,卻無法達成,大聲疾呼:我是個民航機師,也是社會大眾眼中的高薪一族,三十多歲的我近來想要買房子結婚成家,幾個月找屋、看屋的過程讓我深深體會到,薪水追趕不上房價,即便我的待遇已高出上班族一截,還是充滿望屋興嘆的無力感。幾輪看屋下來,仲介和代銷小姐不斷的灌輸:「房價只會越來越貴,現在不買,以後更高」。不管是台北市、還是更外圍的土城、林口、桃園、三峽,口徑一致地,房價不斷的往上漲,每坪的開價像積木似的越堆越高。、、、買不起房子的人越來越多,再這樣下去,台灣的貧富差距會逐漸失控,衍生的種種社會問題,政府真的在意嗎?
台北都會區房價高漲,不是市場自然的反應,而是人為操作加上不公平稅負所造成。
中央大學朱雲鵬教授曾指出台灣房地產市場是『全球異象』;也就是,台灣大約是全世界唯一不用市價或實價課徵房地持有稅的地區,採用的稅基,是調整權責在地方政府的公告地價及房屋現值。
然而,無論是公告地價或房屋評定現值,都和實際市價有相當落差;前者還會每年調整,後者根本還參考沿用二十多年前的標準構造單價舊標準。就此,房地產成為資產階級稅務『規劃』的最佳工具。

2011年9月23日 星期五

一場小黑蚊的震撼教育

(09-23-2011一心)
晚上八點,去參加由管委會和里長共同召開的「社區消毒劑噴灑說明會」。
一個多月前,社區各處的佈告欄突然出現了「花園新城社區消毒公告」,內容是:「本里將於81617日進行消毒(含階梯戶),請各住戶注意收拾衣物、注意寵物,遇雨則延期,另行公告。 里長 周賢良 中華民國10088日」
公告一出,許多關心自然環境及社區居民健康的芳鄰們,立刻跟管委會以及里長反應,所以,消毒工作暫緩了。經由管委會協調,里長來社區舉辦說明會。
原本以為,在這個說明會中,里長會釐清幾項重要的資訊:藥劑成分,噴灑範圍,噴灑效果、頻率,以及在水源保護區噴灑化學藥劑,有汙染地下水及土壤的可能性,是否合法?
可是,關於成分,里長只說:「我想,應該是像農業用的『加斯本』這類的,而不是『毒斯本』,『毒斯本』就很可怕了。」關於效期,只說:「剛灑完一定會有效的,會殺死一些蟲卵,但是,隔一陣子,就沒有效了。」這些,不是很一般的常識嗎?當我們要求資訊必須經確、透明,他還說:「把這些資訊都整理出來,要等三年喔!」

2011年9月22日 星期四

國防部完全否認台灣人總統

(09-22-2011一書)
今年四月初,「國防部總政治作戰局」出版「永恆的輝煌國軍建軍史話漫畫版」,二百八十頁,分為國民革命、建軍北伐、抗日衡陽、復興基地、世紀勁旅等五大章節,幾乎不提國共內戰;對李登輝、陳水扁近20年的總統完全沒提到,反而對上臺僅止3年的馬英九總統多所美言。軍隊國家化、文人領軍、軍政軍令一元化等,是李扁合計二十年任期最重大的成就,隨著中國國民黨重新執政,一切努力一筆勾銷!該書封面只有孫文、蔣介石圖像,中華民國國軍,一次選舉,國防部全然倒退回中國國民黨的黨軍!
李登輝、陳水扁合計二十年的任期,致力於將黨軍改革為國軍,使國軍脫離黨旗揮舞的陰影。這麼重要的軍隊國家化歷程,在「永恆的輝煌」完全抹去,軍隊國家化完全不是「輝煌」的功業!

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生我育我的土地故事,才要開始…

(09-21-2011一心)
早上教課,感覺一開始很有力量,但沒有續航力,教到最後,失去信心。晚上教課前,自問:「我在這裡,是為了什麼?」自答:「是為了呼喚最真的自己啊!」
於是,從上課一開始,到結尾的靜坐,能量都是飽滿的。那能量不是來自營養的食物或充足的睡眠,更不是來自對自我的肯定,或達成某種任務的成就感,那能量,來自完全地「投降」~我真的不能給什麼啊,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呼喚自己,呼喚心底深處的最真、最美、與最嚮往。
墜落到底層,驚喜地發現,最真的自己,就是脫落了層層遮罩以後,瞬間綻放出萬丈光芒的喜悅!
~~~
前一晚,聆聽師的開示,心底再次有很大的震撼。彷彿才剛剛在新的認知架構裡找到一個稍微舒服的位置,師的教導,馬上又迫使自己從安穩的座位上站起來,重新檢視:我面對生命的立足點,是否又不自覺地限縮了?我腳下的地基,是以什麼樣的力學原理、構築在什麼樣的土壤裡?

缺乏民主正當性的國家

(09-21-2011一寂)
在黑板寫著「民國百年」,只聽見台下很多學生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
「沒感覺!」
「麻木了!」
學生的「沒感覺」「麻木了」,是很自然的反應,因為現在的孩子很敏感,只要是碰到硬梆梆的教條,就會自動關閉耳朵,身在心不在。
不管學生哀怨的表情,繼續問著「民國百年,要從那一年開始算起?」
雖然,全班大部分的同學看著眼前的老師,不過,大概已經準備放空了,沒人回答,只有中間排一位男生,很捧場的回應「1912年,孫中山革命。」
「真的嗎?」
丟出一個他們想像不到的答案,反而讓學生的精神振奮起來,眼神開始收攝專注了。
「『民國』是什麼意思?」
「中華民國的簡稱。」,唉!答案真的很標準!
再問一次「『民國』的真正意思是什麼?」
「民主國家?」

對別人苦難「無感」的建國百年

 (09-21-2011一三)
黃狗和黑狗躺在厨房外的墻脚邊曬太陽。雖然在院子門口守衛要威風得多,但是牠們已經吃飽,不想再沖著來來往往的人大叫了,於是溫良恭儉讓地攀談起來。牠們談時事,談過往的爭鬥,惡與善,最後談到了友誼問題。
黑狗說:「狗兒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和忠誠可靠的朋友在一起生活,有什麽患難,就互相幫助;睡啊吃啊,都在一塊兒;彼此相親相愛,就像英雄好漢一樣互相保衛;並且抓緊機會使朋友高興,讓牠的日子過得更加快樂,同時也在朋友的快樂裏找到自己的歡樂天底下還能有比這更加幸福的嗎?假如你和我結成這樣親密的朋友,日子一定好過得多,就會連時間的飛逝都不覺得了。」
「太好了,我的寶貝,就讓我們做朋友吧!」黃狗熱情地說道。黑狗也很激動:「親愛的黃狗,過去我們兩個白天黑夜都在一塊,簡直沒有一天不打架,我好幾回都覺得非常痛心!真是何苦呢?主人挺好的,我們吃得又多,住得也寬敞,打架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人類把我們當作友誼的典範,就讓我們用行動給人類證明:要結成友誼是沒有什麽障礙的!來吧,握握爪吧!」
「贊成,贊成!」黃狗嚷道。兩個新要好起來的朋友立刻熱情地擁抱在一起,互相舔著臉孔,那個高興勁兒,簡直不曉得拿什麽來比擬。「友誼萬歲!」「讓吵架,妒忌,怨恨都滾開吧!」就在這時候,天哪!厨子扔出來一根香噴噴的骨頭。兩個新朋友立即像閃電似的向骨頭直撲過去。友好和睦像蠟一樣的融掉了。「親密」的朋友「親密」地滾在一起,相互撕咬,搞得一蓬一蓬的狗毛滿天亂飛。直到一桶凉水澆到牠們背上,才把這一對寶貝拆開了。

治療好這個傷口

 (09-21-2011宥娟)
德國歷史博物館「希特勒、德意志國家和罪行」展
面對自己和別人之間選擇上的不同,我們應該如何看待?
當身上有了傷口,可以任由它潰爛嗎?我們坐下來,試圖把膿包外面的家處理乾淨,不是要惡化傷口,而是為了徹底治療,使身體恢復真正的健康。
為甚麼每一次碰觸228事件,就叫做族群撕裂?
為甚麼選擇民進黨(或國民黨),就是異己?
台灣的主權,何時才能脫離強權的牽制,走出真正台灣人民的格局和生命?
這樣的爭論,何時可以真正用正確的態度來看待他?
每一次,面對這些問題,總會讓我感到疼痛,啊!以前,我寧可選擇沉默,寧可避而不談,我想,這或許是大多數人民的心情吧!熱情淳樸的台灣人民深愛彼此,卻,中間隔著很深的傷口,一碰,就心欲碎,淚欲流。。。。
假如不是這幾年學法,我想,我依然沒有勇氣去真正面對他,我依然會選擇迴避。
可是,台灣的命運,就是台灣每一個人的成長史之中的一部分,只有沒有好好面對,我們就不可能真正成熟,就不可能真正獨立。愛,永遠碰不到核心,族群問題也就永遠存在。

2011年9月20日 星期二

「民國百年」是世紀大謊

(09-20-2011宥娟)


聆聽師的開示,可以說是最飽滿的饗宴,毎一次。
今天聽到了深深震驚的一個真相:「民國百年」是一個世紀大謊,用在試圖粉飾太平~粉飾國民黨以及蔣家政權下假民主的特務傳承。
承認民國百年,就是承認二二八事件的加害者可以不用負責,而我們在長期的愚民政策教養下,在戒嚴時期白色恐怖的威誘恫嚇下,無知地成為了共犯。
我們真的民主了嗎?
今晚談「真正的人」。
真正的人,開宗明義就是呼喚我們認祖歸宗,賽德克巴萊裡面血祭祖靈就是要成為真正的自己,就是要成為真正的人。
師開示:
呼喚每一個人做他的最真最善和最美,當毎一個人都做到他的最真最善和最美時,還會有衝突,就是共業。
祖靈代表最真的自己,用魏德聖的話,就是植物一定要有土要有根,您有沒有依著土和根來活著,有土有根才能開出一朵又一朵的真花。但是台灣過去的教育就是在教您失去土和根。
用自己的樣子去活,活得很由衷,很認真,很主動,完全沒有被強迫,才是一個真正的自由人。

解除「建國百年」的魔咒

(09-20-2011一逸)
如希特勒的兩蔣時代
到處看到「建國百年」的字眼,似乎任何活動只要掛上這幾個字,都可以申請經費,馬政府用人民的納稅錢,製造這樣的印記在為台灣人民洗腦,過去蔣介石佔領台灣的土地,施行戒嚴,黨政軍統治無所不用其極,假借選舉(做票、買票)讓佔領合法化,所謂的「建國百年」根本是大漢沙文主義,等於在提倡回歸戒嚴,就像黃花崗72烈士全是排滿的種族革命,與民主憲政全然不相干。真正的慶祝應該是從1996年,李登輝先生當選民選總統開始,何來建國百年?已經亡國62年,卻自欺欺人說「建國百年」!
至今總統還在緬懷兩蔣,他們是台灣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的製造者,可以算是台灣的「希特勒」,其他先進國家都已經在清算「希特勒」了,如今政府還在歌功頌德兩蔣,想辦法竄改台灣的歷史,令人匪夷所思!這樣的方式只是在危害世間,用欺騙的方法,主宰意識,政府的外交休兵,看到的只是一心一意讓台灣成為中國的一省。

超越多數決的台灣共識

 (09-20-2011張瑞顯)
金溥聰認為「立法院的多數決,是最基本的民主規則」。這是扭曲民主的真諦,因為根據《遠見》民調,只有21.9%的民眾滿意國民黨立委在立法院的表現,而高達58.7%的民眾不滿意。可見國民黨立委嚴重背離民意,亦佐證金溥聰的謬誤。
蔡英文提出「台灣共識不是一般的民主多數決問題」、「不是普通的立法或公共議題」及「台灣共識是一個民主過程」,就精確地點出代議制度的缺失,及其「尊重少數」,且欲避免「多數暴力」的胸襟。

國家形成的正當性

 (09-20-2011一如)
 感恩晚上師的開示,聲聲如暮鼓晨鐘,撞擊到內心,讓我們「出草」,震碎長期以來呆滯的頭腦,生起的是重生的喜悅(打開心量,接受真相),與慚愧(謙卑的看到方向~做每個人當下因緣可以做的公民記者)。
每個人做最真的自己,若還會衝突,才叫共業(用自己的角度來看事情,叫身見)。動不動將該做而沒做的轉型正義,稱為歷史共業,是對歷史責任的迴避。
台灣的問題出在,人民不知道轉型正義的重要性,沒有民主程序,執政者一味傾中(讓台灣逐漸變成新加坡化,綠地農地越來越少,農產品要靠進口,將國內過多的建築,賣給中國人,讓他們大量移民來台,讓台灣自然變成中國的屬地…),何以傾中?因為不仰靠中共,他就無法當選控制台灣資源的頭目。
執政黨用懷念「希特勒」的方式來教育台灣,執政黨欺騙,竄改歷史,企圖讓台灣成為中國的一省。還在鞏固黨國一體(黨產,黃復興黨部…),至今龐大的黨產,每次在選舉時就拿來欺瞞利誘台灣人民,說反對黨是暴力黨、是恐怖分子!國民黨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也是最慣於指揮特務進行政治鬥爭的政黨,用盡各種方法愚弄人民,希望每個人在政治上(國土規劃與資源配置)都是「呆呆的」,沒有自主判斷的思考能力,活得像一隻待宰的豬!
臺灣政治要清,黨國一定要分開,與公權力有關的(例如情治人員、司法官、將官、稅捐稽察,…)都要退黨,確保行政中立,一切要國家化。

2011年9月19日 星期一

新部落制度

 (09-19-2011一湛)
今天閱讀丹尼爾昆恩Daniel Quinn11年前寫的「探索文明的出路」(Beyond Civilization),他說對於未來,我們不能只是反應式的「規劃」,而是要在新思維體系下的「願景」。

他提到人類的部落制度順暢運作了好幾百萬年,近一萬年的文明卻讓我們走上歧途,當近代文明形成一種「階級制度組織」,沒多久上層階級過著豪奢的生活,享有最高級的悠閒,擁有最珍貴的一切;其次的貴族階層也過得非常富足,沒什麼好抱怨的;可是階層下部的大多數人一點也不喜歡這樣子,他們像動物一樣工作、生活、為生存而艱苦掙扎著。

目前每天有將近兩百個物種滅絕,這樣下去我們人類有一天也會是其中之一,超越文明不是一個地理區域,而是整個社會與經濟的範圍,是開放的新部落人追求自己目標的地方,所以,人不必到某個地方去超越文明,而只需要過不一樣的生活,不必打敗巨人,只需改變他的思維方式。 

對客家的人文歷史還是陌生

 (09-19-2011一逸)
讀著一寂的日記《一個25年國中歷老師的懺悔》,再聽著客家歌手溫尹嫦的「落地歌」,有著好深的感觸!問自己可曾真的將自己種在可愛的台灣土地裡?爸爸是客家人,媽媽是日本人,雖然爸爸堅持在家裡要說母語客家話,我也說得一口流利的客家話。可是從小所謂的「國語」教育,讓我曾經迷失過,誤以為說「國語的人比較高級」,所以曾經想要結婚的對象,所謂的「外省人」成了優先考量,最不願意結婚的對象竟然是客家人,這樣的成見陪著自己度過好長的時間,直到結婚多年之後,上成長班,老師是客家人,帶著我慢慢回到內心的家,和爸媽有了更深的連結,慢慢往「真正的故鄉」走去,只是至今對客家的人文歷史,卻還是陌生,此刻感到深深的慚愧,但是因為看見不足,知道未來可以努力學習的方向,也讓我感到安心和開心!

離根離土的歷史教育

(09-19-2011一寂)
「如果你的女兒念國中,你覺得她需要學中國史嗎?」
數學老師說「需要啊!中國那麼重要,又在我們旁邊,一定要學的。」
「如果她學習的中國史是政治權力鬥爭、外戚、宦官呢?」
「那就……權力鬥爭的背後都是很殘酷的,而且,現代學這些好像沒什麼用。」
旁邊的歷史老師說「但是,課本就是編這些東西,你光是解釋名詞,就要花很多時間,學生又不一定聽得懂,就覺得很討厭。」
又補上一句「其實,小孩子都知道,學這些只是在應付考試。」
意猶未盡的再加一句「要改變教科書,太難了。」
這是實話,就自己的任教經驗,每次的教育改革,歷史教科書只有內容做小幅更動,至於,重要的大綱斷代,二十年未變。
學生呢?八年級的他們正好上中國史,正好可以來個隨機抽樣。